武漢花卉博覽園 027-89967528
資訊中心
?

信息中心

News

  • 1
當前位置 :首頁 > 信息中心 > 行業動態 > 轉型與陣痛———透過數字看行業喜憂

轉型與陣痛———透過數字看行業喜憂

0 點擊: 次  來源:花卉報 時間:2016-08-19 11:32:11

 

2015年全國花卉統計數據解讀

  不久前,農業部公布了2015年全國花卉統計數據。對比2014年,不少統計內容都發生了較大變化,而從一個個數字的增減亦能一窺整個花卉產業的現狀:轉型依然在繼續,但形勢向好;陣痛偶爾發生,但無礙大局。只是,花卉從業者,尤其是花卉企業還應順應這些變化進行調整,以求在轉型結束后迅速站在風口起飛。
樂觀 那些一直增長的

  2015年,我國花卉生產總面積為130.55萬公頃,比2014年的127.02萬公頃增長近2.78%;銷售總額為1302.57億元,比2014年增長1.81%;出口總額6.20億美元,與2014年基本持平。從花木產區看,前十位的產區排名基本沒有變化,并且貢獻了全國生產總面積的73.3%,其中江蘇、浙江、河南位居三甲。
  花卉種植總面積意料之中地持續多年增長,銷售總額增長從2014年的-0.67%逆轉為2015年的1.81%,說明內銷開始逐漸恢復,對行業發展而言是好事。整個花木行業的活力依舊在持續,但與這些宏觀上的數據相比,一些“小”數據的變化則更令人欣喜。
  首先,盆栽植物的內銷呈現增長態勢,2015年的銷售額比2014年增加了約27.70億元。在盆栽植物類中,盆景以及花壇植物的銷售額都是略微下降的,因此數據增長主要來自盆栽植物,如盆栽花卉的貢獻。市政消費為主的花壇植物以及高端消費產品盆景的銷售下滑、普通盆栽植物銷售上升充分說明,個人花卉消費市場正在逐漸打開。這在切花市場也有所體現,最近幾年進口高檔切花,如厄瓜多爾玫瑰等產品供不應求,說明消費者開始對花卉產品提出品種多樣化以及品質高檔化的要求。
  其次,2015年,種植面積在3公頃以上或年營業額在500萬元以上的大中型花卉企業有所增加,其數量從2014年的15127家增加到2015年的15592家,增加數量為465家,增幅3.1%。花卉企業數量增加,從設施栽培面積的變化也可看出———2015年,連棟溫室的面積基本沒有變化,但節能日光溫室的面積比2014年增加了2222.6萬平方米;與之相對應的是,簡易大棚的面積有所減少,相比2014年減少了14.04%。眾所周知,國內多數花卉企業都是使用帶有一定設施設備的日光溫室生產花卉,所以節能日光溫室面積增加、簡易大棚減少,說明花卉企業愈發重視設施建設。在不久前的2016中國設施農業產業大會上,云南英茂花卉產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志堅表示,花卉要發展,首先應規劃好與產品匹配的設施,再建立技術體系、配備專業人才團隊。
  不過需要正視的是,國內花卉設施的利用率依然較低,尤其是諸如自動化、補光、生物病蟲害防治、采后處理等環節的設施設備的應用依舊處于初級水平。另外,還要注意花卉生產所產生的污染,類似云南部分地區因農業污染而要拆花卉生產大棚的事件還應盡力避免發生。總體而言,雖然花卉生產面積、節能日光溫室面積、花卉銷售額等幾項數據都有所提升,但花卉生產效率,尤其是可持續生產領域還有極大的提升空間。
  在這一點上,一些花卉產區或可向壽光等蔬菜產區學習。經過生產理念的轉變,壽光已經大量應用有機肥、微生物肥;空氣消毒等措施也應用在蔬菜大棚中;政府還給各蔬菜鄉鎮配備了新型檢測設備,以檢測藥害殘留等問題。
\

\

從容那些正常的更替輪轉


  數據有增加,自然就有減少。不過,面對一些數據的下滑我們亦不用慌亂,畢竟,這是市場的正常調整,但花卉企業可以從這些減少中來調整自己的產品結構,以避免來年“殃及池魚”。
  從盆花種植方面看,全國花卉種植面積較大的依舊是蘭花類、觀葉芋類、鳳梨類以及花燭屬等種類,2015年這幾類種植面積分別為11104.9公頃、4884.1公頃、4733.3公頃和2388.9公頃。與2014年相比,除了蘭花類的種植面積上漲外,其余品種的數據都出現一定程度的下滑。但是,這種下滑是好事,因為從一定程度上說明,在當前花卉產業結構調整的過程中,原本長時間占據盆花主體的品類開始被越來越多的其他花卉品種“侵占”,比如最近幾年風頭一時無兩的多肉植物,以及各式各樣的小盆花、菖蒲備受歡迎,而且市場對新穎花卉的極度渴望,說明了大眾花卉消費所呈現的欣欣向榮的態勢。
  另外,球根花卉種植面積大幅減少,從2014年的1066.1公頃減少至2015年的922公頃,減少幅度達到13.52%。業內人士分析認為,這或許與2013年球根花卉尤其是百合的種植數量太多,導致花價過低、花農大幅虧損有關。從數據上看,百合的銷售額下降幅度較大,2015年比2014年下降約4.424億元,似乎也印證了這一觀點。
  花卉出口方面,無論是鮮切花類,還是盆栽植物類的出口額都出現了小幅下滑,其中鮮切花類下滑1221.4萬美元;盆栽植物類下滑826.6萬美元。這一方面說明國外花卉消費市場持續疲軟;另一方面,國產花卉品質還有待繼續提升。因為,與鮮切花以及盆栽植物出口下滑相比,干燥花和工業及其他用途花卉兩項的出口卻大幅增加。其中,干燥花從2014年出口226萬美元增加至2015年的418萬美元;工業及其他用途花卉的出口額則從4502.1萬美元上升至8404.7萬美元,幾乎都呈翻倍增長態勢。這種情況令人感到驚喜的同時,也說明中國作為花卉生產大國卻依然不是花卉強國的尷尬,最被國外市場接受的依然是“原材料”級別的花卉。
  從零售終端看,全國的花卉市場呈減少趨勢,其數量從2014年的3286家減少到2015年的3220家,減少了66家,減幅達2%。其中,減幅最大的區域是北京,共減少18家,但與之對應的是,江西、湖北、四川等省增加了不少花卉市場,尤其是江西,比2014年增加了38家。對于全國花卉市場的減少不必持悲觀態度,隨著花卉物流水平的進步,尤其是在諸如北京這樣的一線大城市,花卉配送已經相對容易,而且互聯網花卉銷量的持續提升以及園藝中心的出現,勢必要沖擊傳統花卉市場的生存空間。另外,有越來越多花店開始經營盆花,相比花卉市場,花店更貼近社區,自然更受歡迎。而以前花卉消費不發達的區域,隨著居民花卉消費意愿的逐漸提升,新的花卉市場自然應運而生。因此,傳統花卉消費地花卉市場減少、新興花卉消費區花卉市場增加是自然更替的結果。
  不過,可以預見的是,如果傳統花卉市場依然是以攤位費作為生存的唯一保障,那么花卉市場或許還會繼續減少。縱觀全國花卉市場,招租難已是通病,但如鄭州陳砦這樣能開“連鎖店”的花卉市場,卻能在看起來慘淡的花卉市場領域“混”得風生水起,秘訣是經營創新,能幫助商戶開拓市場,給予商戶更多的服務。
 

\

警惕那些不該減少的


  在發布的數據中,有這樣一組數據值得業內人士深思:2015年,花農數量從2014年的1881153戶減少到1751122戶,減少戶數為130031戶,減少幅度為6.9%;花卉行業的從業人員則連續減少,2014年比2013年減少0.05%,2015年比2014年減少1.3%;專業技術人員方面,2014年比2013年減少0.08%,2015年比2014年大減16.7%,減少人數為46768人!
  如果說,在花卉產業由市政、團體消費為主的時代向大眾消費時代轉變的過程中,花農粗放、低質的生產模式受到沖擊,且生產部分花卉品種如牡丹、君子蘭等花卉的花農明顯年紀偏大,再加上遇見拆遷等外部不利條件,導致“高齡”花農自然退出行業是必然現象的話,那么從業人員尤其是專業技術人員的減少,則令人對行業的未來無比擔憂。
  事實上,記者在最近幾年的采訪中發現,招人難、留人難已經成為嚴重制約行業發展的瓶頸之一。對企業而言,不僅僅是一般的生產型人才難以留住,那些能夠操作、管理現代化機械,制定出合理生產計劃的“高級”技術人才更是一將難求;至于熟悉互聯網思維,能準確而敏銳地發現花卉流行趨勢的綜合性人才更是鳳毛麟角。誠然,其他行業有不少經驗豐富的管理人員,但一方面其在花卉領域容易“水土不服”;另一方面,花卉行業長久以來的低薪酬、長工時、地偏遠的弱勢,對這些人才的吸引力明顯不足。
  在此情況下,培養與企業自身特點契合度高的生產、管理人才是當務之急,但甚少有企業能建立起完備的人才培養體系,更別說形成人才梯隊。隨著“互聯網+”以及“+互聯網”概念被越來越多地引入農業乃至花卉領域,人才將成為企業與同行競爭的第一生產力。而花卉企業也應該乘著家庭園藝之風才起時,做好人才培養體系的建設工作,形成一套人才吸引、培養機制。否則,即使大中型花卉企業的數量增加,花卉行業優化提質也只能淪為一紙空談。
  另外,一個值得思考的現象是,分析諸如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花卉種植面積持續減少背后的原因,除城市建設擴張、土地成本持續增加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參考是環保政策的影響。為了減少冬季加溫造成的空氣污染,如北京大興區、豐臺區都相繼出臺政策,明確要求到2017年加溫達到無煤化。可以預見的是,全國將會有不少地方效仿北京的環保政策,限制花卉企業冬季使用燃煤加溫。只是,在給予“最后期限”的同時,能否給予相應的過渡措施,或者給予部分補貼來鼓勵企業積極改造加溫設備?畢竟改造設備是一筆不菲的投入。現階段,不少地方的土地租賃費以及人工費用居高不下,花卉企業的運營成本一直高企,因此,如何合理有效地解決環保政策與花卉生產之間的矛盾,需要相關管理部門和花卉企業認真對待。
 

\

\

\

\

來源:花卉報 作者:譚川江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